熬夜评一波观后感,而不是赚钱


勇哥在影片的前大半都没有变,让他深受触动的,是吕受益清创时那咬紧牙关都忍不住的残叫,弟妹尚且能强自镇定,他却连坐着都觉得惶然。

世上只有一种病治不了——穷病

熬夜看完了《我不是药神》,整部电影全程吸引眼球,程勇从一个卖神油的小店老板,到一个靠走私盈利的罪犯,再到一个安分守己的纺织厂老板,再成为一个不盈利的走私犯,最后到一个贴钱的走私犯,是罪犯吧,也是圣人。从一开始满嘴的脏话冲动暴躁贪财又好色的市井形象,到一个处事圆滑斯文有礼的标准商人,再成为善良执着遇事冷静,活脱脱一个救世主。
整部影片有3段令我印象深刻。
第一段是程勇送思慧回家,直截了当到从提出送思慧回家的那一刻起就能看到他的内心OS:“老子今晚要跟这妞磕一炮,磕到死。”这种事情就不评论对错吧,毕竟改革开放以后开放了人们对于传统观念的看法,也开放了人们开放了对于性的看法。反正我的个人看法就是,直面天性,论不上对错,无非就是个克制力强弱的区别。
言归正传,为什么我对这一段印象深刻。当思慧去洗澡时,我们勇哥坐在床上就迫不及待的主动替自己扒衣服,我真担心他会不会把自己连皮一起扒下来。我一个男的都看得贼尴尬,大哥这事虽然心照不宣了,您老能不能稍微拿出点男人的矜持,哦不,应该说风度,好歹也等人家洗完澡,然后自己也去洗个澡再论下一步吧?然而我勇哥毫无觉悟,疯狂自扒,扒得正嗨呢,门口突然出现一个女孩,讲真的,小房子里面昏暗的灯光,再加上孩子头上的纱布,这个镜头改成瞬间切换的话我想电影标签是可以加上惊悚二字的。
说回扒衣服和小女孩,小女孩是思慧姐的女儿,这种环境,这种姿态,这种相遇方式,简直尴尬到想用口水把自己呛死!勇哥此时心里也是一万个MMP在狂奔,左心房奔到又心房再奔到右心室……正好这会儿,我思慧姐洗完澡,水水哒,香香哒出来了,看到勇哥如此尴尬,抱着孩子就去哄宝宝了,哄完就来找勇哥干正事儿了,虽接下来的画面虽然有点少儿不宜,但是思慧姐的演技是真的服了,那种动作上一直主动,内心疯狂抗拒的演技看得我疯狂打call。
此时我勇哥就厉害了,人家姐姐都主动成这样了,他他他居然问孩子睡了没?这骚操作我看是看懂了,但我还是想假装不懂的震惊一下:大哥你这觉悟有点卡节奏啊!这弯是用惯性漂移过的的吧?
好的,此时我们秋名山勇哥用惯性漂移把我甩了一下之后,直接就开启了圣人模式,从一个主动出击想磕炮的饿狼恢复成了一个正常人,可能是因为月圆之夜过了吧,狼人勇哥又变回了勇哥,拒绝了思慧姐的“投怀送抱”,直接自己开门把自己送走了,思慧姐拉都拉不住,果然还是男人力气比较大,在这个过程中思慧姐在关上门的那一刻,嘴角涌现了一丝思慧姐姐的微笑,我想注意到这一点的朋友们应该都会觉得俩人最后有戏,然而最后演到全剧终也并没有提到。
巴拉巴拉介绍完剧情,讲讲感想,这一段印象深刻,当然是因为剧情香艳…呸!其实是因为秋名山勇哥的这段惯性漂移。勇哥尝到走私的甜头之后开始饱暖思淫欲,还想啃窝边草,操作简直骚的一批,可能有的人看到这段会觉得这货真不是个东西,人家既是合作伙伴又是孤儿寡女的还想欺负人家,然而扒衣终结者小女孩的出现,完美的替勇哥进行了一次洗白,成功的助勇哥完美演绎了什么叫“贪财好色一身正气。”所以说人啊,坏一点没关系,当时还得有点良心。拐不了弯的车开出去,迟早出车祸。
第二段是勇哥开了纺织厂以后,开上好车了,扔掉小面包了,不卖印度油了,开始忽悠大老板了,某天,正在勇哥卖力的忽悠完大老板,俩人一见如故兴趣相投,打算找个增进合作感情的地方嗨皮一下的时候,吕老哥的老婆出现了,一声勇哥硬是把我程大老板喊蒙了:“这乞丐娘们儿哪来的?”仔细一看“哦!原来是我弟妹,弟妹你咋的了?咋混这样了?”于是乎弟妹开始诉苦“勇哥你不卖药了以后大家日子各种不好过啊,我家老吕没钱买药,感觉快要凉凉了啊,您帮帮忙吧”我勇哥内心有一丝着急,但是客户当前啊,只好安慰弟妹“你把电话留保安室,我过两天去看看。”这小娘皮怕也是真急了眼,以为我勇哥有钱就变坏,不管兄弟死活了,于是沉不住气直接放大招“老吕割脉了!”勇哥老脸一懵:“真凉了?然而弟妹此刻一个急转弯完美的为女司机扳回一局“发现的及时,就过来了”勇哥仿佛点了一下净化,立马解除懵逼状态:“保安,你把我弟妹拉住,我得去给你孩子挣奶粉钱了”再次交代一下弟妹留电话后带上客户增进感情去了,然而我勇哥可能点金净化的时候卡bug了,内心的哀愁依旧没能散去,寂寞是吐了一口又抽一口,抽完一口又吐一口,和客户的交流也有点敷衍,看来勇哥还是很注重感情的,有钱了也没变坏,棒棒哒。
勇哥:“我他妈也想变坏啊!也想给你们看点刺激的!可是导演说变坏了后面的剧情不好发展,不能变坏,怪我咯!”
镜头一转,老吕躺在床上奄奄一息,醒来后看到心爱的勇哥,俩人一阵缓慢的扯哔,然后护士过来清创了,家属回避,当看到我老吕拿块破抹布咬上的时候,我就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果不其然,后面的剧情丝毫没令人失望。
护士拉开被子,看到老吕身上被剌了个洞,然后护士姐姐温柔的拉上帘子,画面切回我一脸煎熬的勇哥身上,扬声器中传来老吕的鬼哭狼嚎,简直就是惊天地,泣鬼神,惨绝人寰,惨不忍睹。反正这一段是看的我汗毛倒竖,最后勇哥被老吕的惨叫感动了,毅然决然的前往印度替兄弟拿药,然而老吕并没有撑到他心爱的勇哥回来,最后还是凉凉…
这一段我尽量想写得欢快点,因为剧情实在太压抑了,以至于我现在回想起来的时候内心都十分难过,玻璃心真的不要看这段,看到这段内心触动很大,我突然想到,如果,万一,我或我的家人得了重病怎么办?没有人希望这样,我思考的时候内心疯狂的告诉自己,这只是假设,万一。那么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办?疯狂砸钱,倾家荡产的去治疗?或是理智的,把钱留给身体健康,更有希望的家人好好的生活下去?不管那个选择都很难受吧?都是一样的令人难以接受。所以看了这一段,为自己增加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奋斗的理由:为了自己或家人的健康,为了从容的应对一切未来不可预见的困境。我必须努力,必须拥有足够的资本,才能向未来发起挑战。足够资本,不管是物质上的,还是身体亦或是精神上的。
说到让自己变得优秀这件事。个人觉得,别人要求是没有用的,疯狂鼓励也是没有用的,首先,至少自己得有这个意识,有意识的让自己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接触一些能够让自己超越现阶段自己的事物、建立起超越自己的意识,并且强化,加固这种意识,才有资格迎向更优秀的自己。
好的,题外话结束,继续把第三段剧情逗比完。第三段很简单,印度廉价药制药厂干不过财大气粗的瑞士老板,被迫暂停生产,印度老板告诉勇哥:“我不行啦,下不了蛋啦,要不我帮你去找买了蛋的人买回来再卖你吧!”印度老板也是挺讲义气了,前期剧情讲过药店零售价两千左右,现在印度老板帮勇哥去回购,依然是按零售价卖给勇哥,有没有中间商赚差价这种细节就不在这里讨论了,杠精你妈叫你回家吃饭。反正这一点让我是觉得印度虽然是有喜欢跟中国人皮的,但有良心的人也是大大滴有嘛!接下来正戏来了,牧师把印度老板的原话翻译给勇哥听了以后,勇哥依旧要买,而且要疯狂收购,有多少要多少,思慧姐这时提出来:“大佬这回卖多少?”勇哥一不磨牙,二不跺脚,“还是五百!”此时,我觉得勇哥的人性在此刻得到了升华,大脑门后面一个大光圈哐哐的闪瞎了我的眼,救世主模式彻底开启。
后面的细节就不多说了,免得没看过的骂我剧透,确实不好,第三段的感悟我想说只能意会,不能言传,有觉悟的自然感受到了,没觉悟的我说了也没用,就这样,晚安。(其实是太困了懒得写,没觉悟也没关系,不用自卑,没觉悟说明你良心黑,捞钱能力100+!加油!以后拿金砖给自己垒棺材,你是最胖的!)

如果不是走投无路了,他无论如何都不会走上这条违法的路,厂长问他是不是想做救世主,他眼冒精光,斩钉截铁地说“命就是钱”。

吕受益爱笑,他消瘦而畏缩,一副病恹恹的样子,戴着三层的口罩,他等药治病,等儿子叫他一声爸,他不想死,在饭桌上说起孩子时眉飞色舞,他有一股上海小男人精明灵活的味道,说话的口音很有趣,他热爱生活——像株我在蚂蚁森林里种的梭梭树

© 本文版权归作者  ca888亚洲城手机版,One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可当他再去印度为吕买药的时候,带回来的是药,听到的却是吕的自杀。弟妹是怨恨的:那个刚知得病一心求死的人,为了儿子撑到现在,现在被没药折腾成了急变期,药石罔治了,剩下唯有一条强撑到换骨髓的路,可吕已经没有初始时那么强烈的求生欲了,形容枯槁的他回头微笑的看看睡梦中妻儿,最终还是自杀了。这一切弟妹觉得勇哥实在有错,勇哥自己也觉得。

黄毛干了一大杯,狠狠的摔了杯子,满手鲜血,思慧也喝完了那一口,神父不再拽那洋文,颔首说了一句“愿主保佑你”,他们纷纷走入雨中,老吕又油腻的笑着抬头看向勇哥——勇哥一句“滚”笑容便僵住,在屋檐下戴上三层口罩,理了理衣领走向雨中

所以他其实没变,只是那时那刻,依然上有老下有小的他,有了资本可以选择救助。

吕受益一头掉光的头发,从半夜挣扎着爬起,微笑着望一眼爱人和孩子,那笑容就跟以前一样,大早上在众病号的围观下,他昨夜里便赴了黄泉,梭梭树不想活了,希望你听到了那声“爸爸”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金陵笑笑生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遗像上老吕憨憨的笑着,勇哥从印度回来,老吕没等到他,他想给弟妹钱,弟妹不收,勇哥悻悻的拿着包向外走,走廊上全是戴口罩的人,长镜头扫过每个人的脸,像是从地狱爬向人间,跟印度街上神像游街一样,不过它们都是凶神

最喜欢的还是黄毛——这是个善良纯净的瓶子,什么都自己装着,他甩掉警察的时候开心的笑,我忍不住在影院大喊“看路啊!”……他被撞死的时候我心都碎了

“他才二十岁!他想活着有什么错!”

勇哥坐在他的床上痛哭,我再一次坠入深渊,于我而言影片到这里算是结束了,后面的情节就好比清明节的祭拜和纸钱,只是安慰活着的人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杨百亿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