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温特斯为中心,伞兵就是用来被包围的

图片 26

从前我一直以为诺曼底登陆时是美国大兵们在二战欧洲战场上最危险的境地,没想到在他们之前几个小时还有一批伞兵提前降落在敌后,冒着巨大的危险,为奥马哈海滩上的同袍们拔除敌人的巨炮,掩护他们登陆。

战争剧有很多种讲故事的方法,从角度来说,可以是亲历者,可以是旁观者,可以是将军团长,可以是班长士兵,可以是全知角度,可以是单一视角,从叙事顺序来说,可以是时间为序,可以是倒序,可以是不断闪回……没有对错,各有长短。

       当学了历史,感受了一部一部扯淡接着扯淡的中国抗战剧后,终于在偶然的一天,找到了这部之前只看过零星片段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的电视剧。从第一集它就给我透出来两个字,真实。当然更多的是对当下所有拍抗战电视剧的导演的疑问,你们是怎么拍战争片的,观众不是傻子,那些抗战的老兵也不是。
       在之前看过《遥远的桥》,诺曼底空降伞兵的镜头给人无比的震撼,而《兄弟连》的制作也丝毫没有逊色于这么一部二战电影。
       101空降师506团2营E连,这个美军在欧洲战场的先头部队是二战中美军损失编制最严重的先头pu部队,战前的他们只是一群过着普通日子的普通人,因为战争,被牢牢地栓在了一起,经历了最残酷的训练,成了彼此间人生中最重要的人,想必所有热爱这部剧的人都会牢牢记住了剧中所塑造的每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哪怕是让人感到厌恶的索伯中尉,哪怕他是一个被温特斯上尉打死的一个面带笑容的年轻的德军士兵。
       10集的连续剧着实不长,但却是现代战争影视剧一座难以逾越的高峰,似乎这一次美国人真的是在卖情怀。毕竟美国在欧洲战场投入了60万的部队,以及他们所有的家底。而且汤姆汉克斯本人对二战情有独钟,这部剧也是动用了最棒的技术去拍摄,所带来的感受一点不亚于《拯救大兵瑞恩》。
       只能祈祷真正的战争不要比这部剧再残酷了,难以想象在片头的那些年迈的E连老兵在当年所经历的比剧中还要痛苦,因为对于他们来说,这不是一部电视剧,这是他们自己。让他们亲自去代替开场曲最后band
of brothers 这一幕那些E连的兄的,同样震撼人心。
       如今的二战已经一天天的淡出了人们的视线,而随之而来的是人们的危机意识越来越淡薄,中国的抗战片一部比一部扯淡,美国这个国家有一点值得人们尊重,他们永远是从客观的角度看待历史给他们带来的一切。

如果抢滩登陆的士兵们不给力,那么这群伞兵的下场恐怕就是全军覆没了。但即便如此,E连的将士们,还有无数的美军士兵,在后续的战争中依旧伤亡惨重。我们必须为这群士兵,还有这个兄弟连致敬,正是他们这类人一个个的牺牲与不屈的努力,才换来了二战的胜利。

图片 1

我们也许会仰慕E连领袖温特斯,会敬畏冷酷又可靠的斯皮尔,会鄙视懦弱无能的戴可连长,会欣赏无畏的布尔,但是上了战场我们十有八九会是布洛伊,在战争中挣扎着的可怜人。

《兄弟连》的叙事,总体上以时间为序,从基层士兵角度,按战役分集。这应该是最好的战争剧叙事方式。这样的叙事好处是,时间清晰,结构清楚,逻辑严密,有非常强的代入感和感染力,对绝大多数人来说,士兵眼中的,才是战争本来的样子,但采用这种方法的挑战是,人物多而杂,故事线多而缠绕,场景复杂混乱,拍摄难度大。

也真是感谢斯导与汤姆汉克斯还有整个兄弟连剧组,他们带给了我们一个近乎真实的战场,带给我们一个战争中人性百态的史诗。

八位顶级导演成就了《兄弟连》的精彩和出色,菲尔·奥尔登·罗宾森、迈克尔·塞洛蒙、大卫·努特尔、汤姆·汉克斯、大卫·李兰特、大卫·弗兰科尔、理查德·隆克瑞恩、Tony
To,还有,制片人是史蒂文·斯皮尔伯格。汤姆·汉克斯同时也是编剧组重要成员。

“伞兵就是用来被包围的。”——温特斯上尉

《兄弟连》的剧集里,每集都有一个中心人物,有士兵,有基层军官,有医务兵,有新兵……新颖、有吸引力、丰富饱满的叙事。

© 本文版权归作者  Mercedes
Benben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第2集,以温特斯为中心,讲述了E连的第一次战役,诺曼底登陆后,摧毁德军布里克区炮台的故事。

1

在这一集中温特斯的身份变化。

诺曼底登陆前,E连连长是米汉中尉,在索柏事件后,从B连调过来接替索柏的位置,迪克·温特斯是副连长,中尉。

图片 2

E连原计划在诺曼底圣玛丽德蒙附近的降落地带密集降落,这样全连可以迅速集结起来……结果E连的人散落在从卡朗唐到拉万诺维尔的20公里范围内(引自斯蒂芬·安布罗斯著《兄弟连》一书)。

一些飞机爆炸失事,有的小队直接失联。

诺曼底登陆后,米汉中尉一直没有找到,温特斯作为副连长,中尉,在行动上自动补位。这与他们平时接受的训练有关,如果军官不在,如果与队伍失联,每个人该如何行动。

行动上,温特斯自动补位,在上级领导那里,传讯员来喊E连连长去开会时,米汉中尉又不在场,温特斯自动参会,这也算是在上级那里刷了脸模。

图片 3

图片 4

上级那里暂时打了卡,关键是下属那里得到承认,这一点温特斯是最有资格的。在指挥战斗中的威信和领导才能,得到连里士兵公认,要不然就不会有拱走索柏众士官造反的故事。

图片 5

当然,刺头也有,比方说比尔·葛奈瑞。经过第一场战斗后,葛奈瑞就承认了温特斯的领导地位。

第二集44分钟时,摧毁了德军105加农炮的战斗已经结束,在一辆货车的车厢里,几个士兵盖好帘布在里面煮东西吃,温特斯探进头去聊天,士兵们问有没有米汉中尉的下落,回答没有,刺头比尔·葛奈瑞问“那你不就成为我们的指挥官?”温特斯非常肯定地回答:“是的。”(注意,这里不是别人问话,是葛奈瑞。)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如果说,去开会时,温特斯对自己代理连长的身份还有所怀疑的话,那在第一场战斗结束后,温特斯在和士兵们的对话则有了确认的成分。

下面来分析温特斯的领导地位建立过程。

2

第一集里,尼克曾评价温特斯:“没缺点,没怪癖,没幽默感的人。”

图片 9

第二集一开始,剧情就在展示温特斯特点上做文章——没缺点的人。

回到跳伞前。夜空中的飞机上,士兵们紧张忐忑,有的拿着十字架,有的左顾右看,有的暗暗祈祷,有的抽烟……温特斯属于少数的镇定者。

图片 10

表示跳伞准备的红灯亮起时,温斯特坚定有序地指挥着队员,E连整齐划一的行动展示着自己的素质,也表现着对军官的高度服从。绿灯亮起时,温特斯果断指挥队员,并作为一号人员率先跳伞。

在以后的情节里,摄影机基本以温特斯为中心。

温特斯落地后,发现绑着腿袋的绳子已断,自己身上除了一把刀以外,再无他物。

要知道在领导者们的方案中,伞兵降落后是要啥有啥的,要不然上飞机时带上与自己体重相当的重物有何用?

这些伞兵本应有:三天的干粮、巧克力棒、精力糖、咖啡粉、砂糖、火柴、罗盘、刺刀、土工器具、弹药、防毒面具、预备弹药、伪装网、45手枪、水壶、两包烟、霍金式地雷、两枚手榴弹、烟雾弹、伽玛弹,炸药,还有件脏内衣……

现在好了,温特斯顺手一摸,啥都没有。换谁都得慌张,黑灯瞎火的,落在一个周围全是敌人的地方,找不到自己的队伍,身边还武器都没有。温特斯却依然是迅速镇定的那一个。

旁边又一个伞兵落地,经介绍是A连的赫尔,发现自己作为通信兵居然丢了通信设备,自责、慌乱、恐惧。温特斯首先帮他整理好装备,然后让赫尔跟着他走。先去找腿袋,发现有枪声,迅速放弃寻找腿袋,转向另一个方向。

图片 11

温特斯在士兵队伍中好像有一种天生的领导能力和指挥能力。

一路上,温特斯都在安抚这个慌乱的士兵,给他以信心,不让他为丢了通信设备而自责“我会说你先是名步兵,然后才是通信兵”。赫尔说“或许你可以告诉我的排长。”这也说明不是所有人都和温特斯一样宽容理解的。

图片 12

温特斯对待士兵不止有爱心,还有智慧,他用“帮助”转移赫尔的注意力,“首先我需要你帮忙,我们要找些陆标来辨明方向。”

这样的命令很笼统是不是?不一定转移注意力成功,温斯特将命令更具体一点:“睁大眼睛找建筑物,农舍,桥梁,道路,还有树。”

图片 13

士兵果然一笑,轻松起来。

随后一路遇到82师士兵、不同连士兵,温特斯再一次充分展示了他的领导魅力和号召能力。

就是这个路上“捡到”的成员赫尔,跟着温特斯参加了随后的105加农炮摧毁之战,牺牲。

夜幕下尼克和温特斯聊天,借着尼克的发问,温特斯说“我今天失去一名弟兄,赫尔,他叫约翰·赫尔,纽约人,今天在布里克被杀。通信兵,506团篮球队的人,A连。根本连喝酒年龄都还没到。”温特斯对士兵的爱心与怜惜,由此幕可见。由此也可以推断出,为什么温特斯在团队里那么受欢迎。

图片 14

3

温特斯自身过硬的专业素养。

通过雨衣里看地图一幕,可见一斑。

一群迷了路的人集中在一起,谁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一个士兵说了“圣梅利教堂”,温特斯立即想到拿出裤裆中藏着的指北针,找背包的士兵拿一张地图,然后用雨衣盖住光线,再根据自己一路看到的树路河流来分析,迅速得出结论:“我们大约离目的地七公里远,还有四小时可以去攻占那个区域。”

图片 15

图片 16

士兵们挺奇怪,你怎么知道啊?温特斯回答,我研究过沙盘啊。

奇怪,我也研究过沙盘啊,可是在这个黑漆漆的夜里,我哪知道我落在什么地方啊,这里原来没有铁路的啊,怎么会出现呢,肯定是我弄错了。只有温特斯知道,那是平行的……

图片 17

跟在温特斯身边的人越来越多

4

温特斯的指挥作战能力。

除了从降落地点开始,对集结士兵的一路引导外,最重要的一场戏在105加农炮的摧毁上。

接到上级命令后,温特斯迅速部署方案,德国兵有多少不知道,目前联系上的连队成员仅12名。

图片 18

“李普带TNT炸药去炸毁那些炮。李高特与派提解决第一挺机枪,派提是射手。普利夏、韩德斯负责解决第二挺机枪。康普顿、马拉其、托伊、葛奈瑞和我一起进行主要攻击。”

图片 19

A连的赫尔也加入了此战,辛克的吉普车司机罗连也自动请求参战。

图片 20

图片 21

方案归方案,具体战场情形如何,可不只是纸上谈兵那么简单,且看温特斯的现场指挥作战能力。

现场,温特斯身先士卒,观察德军情况后,迅速发出明确有效的指令,对康普顿:“我从卡车那里引他们向右开枪,你带两人从左边攻击他们。”对李普:“带着兰尼,从右边包抄,开枪掩护我们。你看到第一门炮爆炸后,就马上带炸药来。”对罗连:“你负责机枪。”

图片 22

图片 23

交火正激时,温特斯自己作为重要成员作战,同时不忘随时调整作战队员,真正可谓指挥有序、临乱不乱、意志坚定、身心勇敢。

从发起攻击到夺取第一门大炮,只过了15到20秒的时间。第二门炮,只用了一人受伤的代价就把它缴获了。

第三门炮缴获后,虽然只有11个人,可是却控制了3门105毫米的加农炮。而且温特斯还收获了一份非常有价值的地图。

剧末字幕里提到这次战役,“E连进攻德国炮台的行动成为进攻固定阵地的范例,至今美国西点军校仍沿用作为教学典范。”

5

温特斯是谦逊的一个。

我不是英雄,但我和英雄并肩作战。

这是《兄弟连》的广告宣传语,也是温特斯和他的团队的优良品质。这次战争到了最后时机,已经拿下了三门炮,D连连长史毕尔带着弹药跑过来说:“可以让D连试试攻占下一门炮吗?”温特斯说:“你请便。”

图片 24

最后时间别人来抢摘胜利果实,应该是所有战场上讨厌的事情吧,温特斯却还是把胜利与其他连一齐分享。

D连加入后,一开始就暴露在壕沟外,和E连官兵的差别立马显示出来。D连夺取了最后一个炮连阵地,但有2人死亡。

自温特斯受命对付那个炮连到结束,时间为3个小时。(引自斯蒂芬·安布罗斯著《兄弟连》一书)


在第5集片头,对老兵的采访中,各位老兵说起温特斯这个人,给予了极高的评价:了解属下的欲求想法,做正确的抉择,马上投入,不落人后,不找人替代,是可以放心的人。

这些老兵们提到的各点,在第2集中都有很好的展示。

还记得吗?尼克曾说温特斯,没缺点,没怪癖,没幽默感。士兵们都认为温特斯是清教徒,比尔·葛奈瑞是这个团队不服他的那一个,说“他都不喝酒”,在葛奈瑞看来,不喝酒的士兵还算是士兵吗?葛奈瑞猜他是“贵格教徒”,这也成为最终葛奈瑞承认温特斯领导地位,与温特斯和解的迹象之一。

战争休整时间,温特斯与货车厢里面的士兵聊天,临走,温特斯特意对葛奈瑞说:“士官,我不是贵格教徒。”然后离开。

图片 25

图片 26

镜头扫过巴克,这句话是葛奈瑞说的。

众人爆笑,葛奈瑞尴尬地说:“若他是从兰卡斯特郡来的,他可能是门诺派教徒。”

至此,温特斯在E连士兵眼中的连长位置已坐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