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少爷的剑,曲高寡和

自从港片没落,再难以体会到儿时痴迷沉醉在古龙和金庸笔下武侠世界的感觉,近年来拍出来的所谓武侠片的绝大多数,很抱歉,那绝不是我个人心中的武侠世界。如果说硬要用语言去描述,那便是这两句,“恩一头,怨一头,天老地死复何求,劝君莫轻生,冥冥成败,仅风流。”如果说要从意境上去描绘,近十年来最贴切的那必定是尔冬升的这个诚意之作。

温馨提示:本文为作者原创文章。申请转载、商务合作,请加微信whn724。
本文首发平台为微信公众号:“楚门看电影”

《三少爷的剑》:尔冬升把自己40年前的成名作搞砸了
文/洛神
进入12月初,新海诚《你的名字。》虽引起大热,从《神奇动物在哪里》接棒支撑票房大盘的任务,但放眼整个大盘,还是略感冷淡。除了继续发挥余热的《神奇动物在哪里》,就剩下一部《佩小姐的奇幻城堡》和一部《三少爷的剑》。

作为邵氏集团曾经的影迷和古龙的书迷,自从《三少爷的剑》开机起,便一直在等待上映,尔后的延期,也无法摧毁我的期待。尽管昨天买票前瞅了一下各种评论的吐槽,也仍然觉得值得一看,有失望,也有难以企及的厚望,毕竟古龙写意派,天才也难以描绘色彩。

图片 1

图片 2

早在选角之后,对于男一男二定为林更新和何润东,黑粉便无处不在。诚然,林同学说话的时候嘴是歪的,台词也听上去念得慢条斯理的,也在某种程度上被归类为面瘫。但是,一个独步天下的剑客落魄样儿,这个角度来看,我觉得演得很好,云淡风轻,寂寞隐忍。谁会在境况低下时说话提高音调,各种抑扬顿挫?谁会在极度失落无所是处时依然笑逐颜开神采飞扬?至于燕十三,这个被表现成神经兮兮亦癫亦狂的人,我倒觉得有种徐锦江在射雕英雄传的西毒欧阳锋的即视感。

导读:《三少爷的剑》是尔冬升导演的第一部武侠电影,也是电影人徐克在继《龙门飞甲》、《狄仁杰之神都龙王》和《智取威虎山》之后的第四部3D电影。同时,《三少爷的剑》也是第一部以3D效果呈现在大银幕上的古龙武侠电影。

古龙原著,楚原1977年邵氏原版,新版导演尔冬升(在楚原旧版中,尔冬升作为男主饰演了三少爷谢晓峰并一炮而红),监制徐克,传闻筹拍19年……这些配置让我毫不怀疑《三少爷的剑》存在的拥趸。但,我也毫不怀疑很多拥趸看完了跟我一样,失望透顶。楚原依旧不能被洗白,古龙倒可能被气活,尔冬升简直太对不起自己了,徐老怪就不说了,毕竟他在把控整体视觉风格和唯一有看点的高潮戏上做了很大贡献。

三个名家的连手之作,不如称为是练手之作,有着极为明显的bug。首当其冲的莫过于台词的设计,我不知道三个名家为何没发现某些台词很不合时宜,破坏意境。举个例子,“燕十三再也不是自私自利的人了!”这个很直白的话,反倒让我觉得很可笑,虽然在剧情上有着解释的作用,象征着燕十三的转变。但是,这句“你喜欢我的身体吗?”以及“假装成情侣一样”,也太现代化了吧,古龙把时代设定为明朝初期,有如此露骨俗气的语言吗?三少爷的这句,“和讲条件的女人干不起来”……我差点喷了。竹叶青的所有台词都是个大写的尴尬,我完全不知道导演为何会看上这个“顾曹斌”的演员,他的每次出现,都让我深深地觉得这是又一个败笔,他每个表现,都在像在故意地告诉我,“我是模特,不是演员,我没有演技,我不想演戏!”顾同学估计再无戏可拍了吧?竹叶青的台词莫名其妙,让我想起了大鱼海棠那句永远抹不去的阴影般的台词“你以为你接受的是谁的爱?你接受的是天神的爱!”竹叶青的表演真的很假,即使放在大学校园里的话剧社里,也相当不受待见。他分分钟让我出戏。江一燕其实还可以,她仿佛就适合演这种四大名捕中姬瑶花类型的角色。另外,我不是很赞成在原本纯正浓郁的武侠风里头掺杂一些喜剧元素,让观影的一个半小时中,观众笑场了不下十次,让我这个武侠迷无比尴尬,为啥会变成这么好笑。

图片 3

图片 4

第二个bug是人物出场安排。三少爷没出现之前,天尊一伙人在神剑山庄竹林里相当气场恢弘,一股神兵降临的威武,尤其是画面的渲染以及打斗上,更是显得武功盖世,无人能敌。但是,三少爷一出场,先是每个神兵忽然变成神经病一样,一下几个地纷纷倒地,连大boss的天尊也只是秀了个舞步,然后就跪了。这个太出人意料地快了吧……当然,神剑山庄之下,谢王孙单打独斗了一阵以及退守时八个女的大乱斗的场面确实是个惊喜,大概因为有了徐克的存在。

古龙、尔冬升、徐克三大“品牌”实力合体,能否铸就武侠电影新经典

新版《三少爷的剑》从故事情节、人物设置、3D特效到演员、台词甚至服化道,没有一个地方令人满意的,找来找去,只有那一点点试图复现古龙小说中山水画般的意境和何润东饰演的燕十三差强人意。
对于任何一位钟情武侠小说、邵氏电影、武侠电影的人来说,古龙的江湖世界大家都不陌生。古龙小说有几个特点:人物形象上,是有距离的,性格强烈却总是落魄悲戚,内心纠结,有名利加身,有美女相伴却依旧一副生无可恋脸;小说语言上,简洁有力,但由于经常追问与反思的非生活化的人物对白又导致有些矫情做作;场景上,非常有韵味,有意境。然后,最重要一点是重悬念和人物反转的设置,因此情节离奇诡异,洒脱浪漫,这是古龙的江湖意味。
金庸武侠世界却大不相同,金庸的主人公都没有古龙人物的“飘”,都是在地的,如憨厚的郭靖、骄傲的杨过,也都是无名小卒经过自己的努力和几番机缘巧合成长为绝世高手的故事,连贯自然,逻辑性强,更具“科学性”。简言之,金庸的人物是外向型,积极入世,快意江湖,古龙的人物几乎都是内向型,消极遁世,纠结痛苦。

但是,对于这个电影所创造出来的意境,我却久久不能释手,这兴许算得上是情怀了。

3D版电影《三少爷的剑》,改编自古龙的同名武侠小说和1977年由楚原导演执导的香港邵氏同名电影。3D版电影保留了小说版和邵氏版的主要人物和故事线索,但在电影的主题旨意、剧情走向和诸多细节上,都做了更切合“时代性”的处理——包括定角林更新(饰演三少爷)和蒋梦婕(饰演小丽),也颇多体现了影片编导们有意“迎合”年轻观众的积极姿态。

图片 5

图片 6

影片有一“明”一“暗”两条剧情主线,且都能用影片定档海报上的那句“相爱相杀”来概括。明线就是神剑山庄少庄主“三少爷”谢晓峰与燕十三之间惺惺相惜的瑜亮之争,暗线就是谢晓峰与慕容秋荻之间爱恨交加的情感纠葛。在新版《三少爷的剑》中,编导有意加强了对原著和原版中两个重要副角——“燕十三”和“慕容秋荻”的人物塑造,让“三少爷”不再成为支撑剧情进展的唯一线索,从而更好丰富了故事的格局和人物之间戏剧化的张力。但这种在人物塑造上的“平衡用力”,也带来了严重的副作用,就是很多评论对新版《三少爷的剑》最大的诟病——男主角“三少爷”又水又渣,给人完全立不住的感觉;如此评价并非完全没有道理。

于是,原著《三少爷的剑》中,我们也看到了这样的一位谢晓峰,神剑山庄的三少爷,为天下第一剑的名头所累,假死后化名为没用的阿吉,试图去过隐居田园的生活,但一切却被江湖上纷纷找来论战以求扬名武林的各路人士打破。
旧版中是以江湖论战为主线,充满悬念与反转,感情戏部分着墨不多,三少爷与公主的两情相悦也只是负责了楚原电影一贯要表现的凄美爱情。
而新版中故事做了较大的改动,将反派慕容秋荻(江一燕饰)、谢晓峰(林更新饰)、公主(蒋梦婕饰)、秋荻书僮竹叶青(顾曹斌)的四角恋无限放大。慕容秋荻因为谢晓峰的逃婚、抢婚又抛弃而愤怒复仇,竹叶青不甘心书僮身份执念地爱着慕容秋荻,当谢晓峰与卖淫妓女娃娃(公主)两情相悦男耕女织的时候便遭到慕容秋荻和竹叶青的追杀……

从看到这个海报那一刻起,我便觉得林更新的这一对浓眉完全符合我对于新世纪武侠形象的期待,加上男一男二都是高大宽肩膀的人,更像是个剑客。画面上,要是用能否作为电脑壁纸来当标准,无可厚非,我倾向于这种充满了武侠美学的《三少爷的剑》,而不是少男少女心的《你的名字》。这种美学蕴含着深厚的中国文化内涵与特色,也牵扯着我这一代人、上一代人的美好记忆。这种美学是另一种浪漫,带着阳刚之气与正义之光,有棱角而不是温纯,有儿女情长而不滥情庸俗,侠义之心跃然纸上,刀光剑影如在眼前。动作戏和3D的结合相当完美,华丽的场景和打斗,飘逸的飞天和翻腾,剑气凌空与秋风扫地。这种武侠美学太久违了,以至于我不想自拔。我认为这大概是尔冬升自己的一次尝试,大抵他也觉得邵氏风格与纯粹武侠风已经无人追寻逐日没落,打算重整旗鼓了吧。

图片 7

图片 8

如今的少男少女有了自己新的审美,喜欢上了中二的类型,各种超现实的梦幻爱情故事。喜欢看经典武侠的人也变得稀罕,在小时候曾经风靡了很多年的武侠片,如今在市场的作用下,江河日下,而作为小众的我们,为它唱起了这支挽歌,无奈无人唱和。

3D版“三少爷”(林更新饰)能否超越邵氏版“三少爷”(尔冬升饰)

原版中慕容秋荻是个一心追求慕容家族称霸武林的“女强人”,在新版中化为一个爱而不得的怨妇(就是临死前一定要问男主角有没有爱过她的那种),原版中没太有存在感的竹叶青成了新版中终极反派,但人物动机还是出于对大小姐慕容秋荻的爱而不得(顺便题一句,竹叶青这个角色的扮演者贡献了2016年最崩溃的表演)……爱来爱去动辄愤怒、咆哮、开打,完全是用武侠的外壳包裹了一个俗套的情爱纠缠的故事。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锡勒朱徳·岱钦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当电影主创有意无意地打消了观众们可以看到一部“酷”感十足的古龙式个人武侠电影的心理期待之后,这部被披着“武侠”外衣的重拍电影,就开始让人瞧出尔冬升式“社会问题”电影的“原形”。由单人出发,透视特定小群体,继而观照局部或者整个社会,正是尔冬升电影一以贯之的“春秋笔法”。3D武侠电影《三少爷的剑》,也绝不例外。新版《三少爷的剑》所要重点诠释的并不是在三少爷眼中仇杀不断、纷争四起的江湖,而是与“武林”的血腥争斗类似且有过之而无不及的现代“江湖”。

图片 9

家族企业“慕容氏”和“神剑山庄”都想要做大做强,于是就以“商业联姻”的方式相互拉拢,以企图完成新一轮兼并重组;而一旦商业联姻成功,便开始以“正义”为名党同伐异、诛杀异己。而早已厌倦了“资产阶级”商业大家族虚荣伪善、自私残忍面目的家族企业接班人男主(高富帅),在几经反复之后终于决定与自己青梅竹马的女主(白富美)悔婚并彻底决裂。离开上流社会开始流浪生活的男主,在社会最底层遇到了以“皮肉”生意支撑家用的女二,结果辗转发展出一段“纯纯”的爱恋……

    原版中为名所困的三少爷即使最落魄的时候还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林更新饰演的新版中太过懦弱无能,一副皱眉从开始保持到结尾,毫无侠客气味。
体会一下电影中的对白:
何润东:你是受过伤还是怕死?
    林更新:都是。
    何润东:懦夫!
    林更新:我是。
    (orz……我还能说什么……)

图片 10

图片 11

刀锋一般爱恨的慕容秋荻

    这导致相形之下,只有何润东饰演的燕十三倒有点儿像那么回事,但剧情和人物设置实在太过弱鸡。比如,村民责骂燕十三不教武功就是自私自利,燕十三为了洗白自己就立刻去杀了坏人,完了,仰天咆哮“我不是个自私自利的人了!”,科科。再比如结局,旧版设置了反转并骤然收尾,表面上燕十三战胜了三少爷,实际上却被三少爷的断剑刺死,而新版中三少爷直接顶着主角光环三下五除二毫无套路的杀死了燕十三,完了就埋葬,感叹和抒情。

然而,觊觎男主家族商业地位并始终深爱男主的女主,又怎会轻易放过男主?于是,围绕男主、女主、男二、女二和男N之间,纠缠着社会公义与权贵争锋的虐心、奇情大戏就此上演。而最终,男主和女二又是否能“将爱情进行到底”并过上理想中的幸福生活呢?

前面提到过古龙的原著或楚原原版台词都略有清高矫情,但并非惨不忍睹的直白,而是简练又富含深意。并且,原版中的人物无论主角配角都较为立体丰富,老鸨会送钱给三少爷,哑巴会亲手杀掉自己背叛三少爷的妻子,公主的母亲是一个知道一切却总不揭穿的复杂心理的人,而非新版中“港式浮夸”的鲍起静。这一切都归结于楚原的风格,除了文艺浪漫的气息(枫叶、夕阳、烟雾、残月构成的写意唯美的布景),他善于在一个个神秘曲折的故事中注入对现实社会和人生的感悟,并保持江湖气息。
整部新版电影都看不到江湖气息,而对江湖气息对于一部武侠片是多么核心的东西,如今徐浩峰的武侠片能够取胜,除了电影语言的革新,正在于他塑造的讲规矩的江湖。

——这就是尔冬升在这部3D武侠电影中所投射的社会现实和剧情线索,虽然不免调侃,却大致不差。但是,不论尔冬升这次这个故事讲的是否恰当讨喜——曾经的演员“小宝”(尔冬升的小名兼当演员时的艺名),后来的导演尔冬升却始终坚持着以“冷眼热心”观察香港社会,并一门心思地只按照自己的套路拍电影。

从1928年中国电影历史上的第一部武侠片《火烧红莲寺》到六七十年代香港邵氏武侠片的热潮,从李安《卧虎藏龙》在国际上的成功,到《英雄》《十面埋伏》《满城尽带黄金甲》的形式美的“视觉盛宴”再到独树一帜的徐浩峰的武侠片,武侠电影对中国电影有着极为特殊的意义,不只是因为这是中国独有的类型,更因为它独特的电影语法以及电影背后承载着的中国传统审美心理和文化背景。
所谓好电影,要么创新形式,革新我们的电影观,要么创新内容,革新我们的世界观。从尔冬升饰演的三少爷到尔冬升导演的三少爷,一晃四十年,时下我们有了强大的技术支撑,有各种特效,不再需要涂抹可笑的番茄酱,不再用土而吧唧的布景和道具,但我们拍出来的电影却远不如六七十年代的纯粹、可爱与动人,我们渴望武侠片能在新的时代背景下注入点与时俱进的思想内涵,而不是翻来覆去地掰扯八点档小家子气的情感纠葛来糊弄观众。

图片 12

原载于《影艺独舌》2016-12-4 19:45

3D版《三少爷的剑》能否完美融合尔冬升的“社会问题”意识和徐克“天马行空”的动作设计风格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洛神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多年来,尔冬升的电影尽管题材和类型多变,但却万变不离其宗。尔冬升是香港导演中为数不多能够始终坚持以“社会问题”导向拍电影的“作者型导演”。尔冬升的导演处女作《癫佬正传》,聚焦了精神病患和基层社工艰难的生存状态;帮助昔日艳星舒淇成功转型的《色情男女》,本身就是一部关注色情演员生存状态的“三级片”;帮助尔冬升本人赢得香港金像奖“最佳编剧”和“最佳导演”的《旺角黑夜》(这也是迄今为止尔冬升电影综合成就最高的一部作品),关注了在港“大陆客”的黑色命运;与成龙合作的电影《新宿事件》,讲述了在日中国人残酷的生存故事;尔冬升的上一部作品《我是路人甲》,则是一部直接“真实”反映横店影视城龙套演员日常生活状态的全“草根”演员电影。

尔冬升为电影《三少爷的剑》筹备多年,最早一版剧本1999年就已完成,但拍摄计划却一再搁浅。从1977年邵氏版《三少爷的剑》上映,到2016年3D版《三少爷的剑》上映,40年过去了,早已功成名就、作品等身的尔冬升却始终不改初心,并最终夙愿得偿,成功联手华语电影界的武侠片“大拿”和华语电影“技术控”“老怪”徐克,以3D技术“复活”了作家古龙和导演楚原的这部武侠经典。这件事本身就可喜可贺。不难发现,在这部包裹着“武侠”外壳的3D电影里,尔冬升执着诠释的,依旧是武侠世界以外的现实社会。而尔冬升也确实“成功”超越了古龙的原著小说和邵氏的电影原作,赋予了这版3D电影新的社会隐喻和时代内涵。

图片 13

曾经的“三少爷”、导演尔冬升和武侠电影大咖“老怪”徐克在片场

在新版《三少爷的剑》中,尔冬升主导文戏,徐克主导武戏。徐克较好完成了在尔冬升剧本定位基础之上的武打编排和3D制作。电影中的多场打斗设计,虽然并不比香港武侠电影在巅峰时期的作品更加亮眼,但是配合3D效果,却仍具有极佳的观赏性,特别是“佛前传剑”和“血洗神剑山庄”两大段动作戏,都颇显气势和新意,让人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曾经刀光斧影、剑气纵横的香港武侠电影“大时代”。

在分明是由徐克主导的武打设计中,能够看到太多徐氏武侠电影昔日的影子。在“血洗神剑山庄”的一大段武打群戏中,神剑山庄一众玩剑的男女弟子,就很有徐克后期一部重要武侠电影《七剑》的意境;而最终决定重新振作、勇敢承担起保卫家园平止干戈责任的谢晓峰,在与“天尊”手下交手时“点到为止,不置人死”的动作设计,也正是徐克武侠经典《黄飞鸿》式“拳脚小功夫,容人大丈夫”的武侠精神的承袭和延续;在影片结尾,谢晓峰与燕十三在悬崖之上上演“终极对决”,在一场中规中矩却轻盈飘逸的对剑之后,燕十三甘拜下风,该段落的最后一个镜头被定格在悬崖边的一树梅花上,这就是自《笑傲江湖》以来典型的徐氏写意武侠设计风格。

图片 14

监制徐克和武术指导元彬精心设计的多场武打群戏,为影片增色不少

在这部尔冬升和徐克“合作”编剧的电影中,最重要的观影乐趣之一——就是能徜徉在影片的诸多细微处饶有趣味地随意“捡拾”——两位香港资深电影人在昔日创作中的“吉光片羽”。比方说,在燕十三和谢晓峰的人生“最低谷”,先后帮助他们重新唤醒生命价值的,都是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贱民”,如贩酒的、掘墓的、挑粪的等;每到这些桥段,影片就会画风突转、瞬间变得暖心可爱起来,而藏在这些细腻镜头背后的,一定是熟谙小人物生活状态的尔冬升;在电影的另一个段落,黥了面的燕十三故意掀开帽檐露出自己阴郁凶恶的脸孔,结果大人们都被吓跑了,只留下一群不经世事的小孩子,看着燕十三的脸哈哈大笑,这个段落同样很温暖,但是这个细节却极有可能是由徐克加上去的,因为“一群孩子”的设置,正是徐克武侠电影中一个典型却鲜为人知的logo。无论是操弄社会题材的专家,还是烹制武侠电影的“大拿”,在尔冬升和徐克的骨子里,总能触摸到一份“童趣”和“温暖”。

作为一位特别会调教女演员的香港导演——尔冬升曾先后成功让袁咏仪(《新不了情》)和张柏芝(《忘不了》)金像奖“封后”,并让舒淇凭借其电影成功转型(《色情男女》)。而在这部男性角色被普遍吐槽的武侠电影里,女性角色却意外地出彩。

图片 15

为爱痴狂的“慕容秋荻”一角,能否为江一燕带来奖项的肯定

由江一燕饰演的“慕容秋荻”一角,算是影片中少数言行逻辑始终如一的主要角色,而且,尤以其在“血洗神剑山庄”一段中因感情彻底奔溃而指剑谢晓峰的表演格外出彩;江一燕极有可能凭此角色获得年度国内电影奖项的表演提名。由高挑白皙的蒋梦婕饰演“三少爷”的意中人“小丽”,就好似电影中的一缕清新之风,其讨喜程度不亚于《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中的张天爱。由香港资深女演员、香港金像奖最佳女主角鲍起静饰演的小丽妈,一“开脸”就是今年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配角”提名的面相,表演好看的不得了。

在电影中,还有几位女角也很抢眼,但却极容易被忽略,就是若干女武行。在一段交代谢晓峰因何甘心堕落、不愿重拾刀剑的“记忆闪回”戏中,谢晓峰受父之命,不得已手刃了一名手无寸铁的已归隐剑客,而随后被杀剑客的妻子和小姨子,纷纷操起兵器“闯”进镜头要与谢晓峰拼命,结果两人双双丧命在神剑山庄众弟子剑下;在“血洗神剑山庄”一场戏中,有一个段落是神剑山庄的4名女弟子执剑对战“天尊”手下的4名女剑客,8人捉对厮杀,剑影翻飞,十分好看。在武侠电影总体式微的背景下,这样的场面亦是难能可贵的精心诚意设计。

图片 16

时年仅19岁的“演员”尔冬升,在邵氏电影《三少爷的剑》(1977年)中的“三少爷”造型

温馨提示:本文为作者原创文章。申请转载、商务合作,请加微信whn724。
本文首发平台为微信公众号:“楚门看电影”

图片 1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楚门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