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不顾身崛起,力有不逮的邦德

Skyfall在007系列电影里,属于水平中上之作。至少比上一部量子危机要强(说实话上一部我都没记住讲的是什么……)。宣传说这是有史以来最黑暗的一部007,同时导演在访谈中也承认了他有意模仿TDK的结构和风格,所以在看片过程中我总是自觉不自觉的将此片跟TDK对比,得出的结论也很自然:比TDK差得远。
诺兰在TDK里所表演出的惊心动魄大家都很熟悉了;蝙蝠侠所斗争的除了强大而不可捉摸的小丑之外,还有他自己;Skyfall里的Bond在这点上何其相似:他所要斗争的那个敌人,就是一个更加年长更加痛苦的他自己,实际上两个人处于几乎相同的状态,他等于是在和他黑暗的影子所搏斗。
所以说Joker的强大衬托了蝙蝠侠的强大。他将那个城市闹的天翻地覆,蝙蝠侠和GCPD费尽心机才抓到他,在这里诺兰所创造出的戏剧张力足够强,在之后Joker反攻大家发现他只是故意让自己被抓到之后的高潮才会更加有力。很不幸,Skyfall在这点上等于是打空了。大Boss
Silva出场之时那种派头大家就立即想起Joker;没多久他就被抓住了,这个胜利来的实在是太轻易了一些,让观众心目中立马形成一个印象那就是他是故意的。这里的张力不够,所以后来Silva打闹听证会向M复仇这里就并没有多少力度。大家只觉得他是个Joker那样的坏蛋,但是这种坏蛋只是基于之前大家看TDK所带来的那种刻板印象(Stereotype),而不是这个人物本身的刻画有多少的力度,说实话,我觉得他的坏过于漫画,感觉是从一个日本动漫里走出来的精神有问题的脸谱化BOSS的角色。Joker则不一样,他是彻底的混沌,这个人物的刻画在他与Harvey
Dent在医院里谈话这一幕里达到最顶峰。Silva缺少这样的铺垫。
Bond这个人也同样如此。正如之前所说,他的形象靠近TDK里的蝙蝠侠,与他的敌人实际上是一类人;被M背叛的特工。但是这一点空有铺垫,而没有后续落到实处。Batman的内心黑暗在他在审讯室里殴打小丑的那一幕里完完全全的表现出来,但是Bond同学从死亡与背叛中回归,也只是什么话都没有说而已。导演或许要以此表现Bond与Silva的不同,但是这点大家早就知道了,如果不是需要一个Bond形象的突破,何必要来这么一出呢?
人物形象说完了,剧情上也颇有经不起推敲之处。且不说Silva同学苦心思虑多年在英国四处布下暗桩警车警服逃跑路线全都规划好了大闹听证会就是为了干掉M,结果居然都不准备几把自动武器三个人拿着小手枪biubiubiu对射,电影后半段Bond带着M回到他们Skyfall的庄园这段根本就不成立——对于Silva,他跟M的关系是私人恩怨,但是对于M和Bond来说可不是。在高级政府官员所参加的听证会上出现恐怖主义活动,伦敦地铁都被炸了,Silva应该被英国全国通缉才对,M作为军情六处高级官员应该可以顺理成章的动用国家压倒性力量干掉Silva,最最不济也可以把英国皇家特种空勤团(SAS)叫来打埋伏,三个老梆子连像样的武器都没有等着一帮能够弄到军方直升机的恐怖分子来打他们,这是闹哪样?英国政府上下全死光了?我在观影后段基本就脱离了语境,等着看Bond同学怎么样如同超人将所有敌人都干掉吧——反正他不会死,只是看这个过程怎么能够更荒诞一点。从叙事上,电影的节奏也不及TDK多矣——两个小时讲的事情TDK里怕是一个小时就能讲完,诺兰压缩巨量信息在一帧之中的能力不是盖的。

不管扮演者是谁,人们脑海里的James
Bond永远是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直到制片商开始以“50周年献礼”为主题展开对Skyfall的宣传,我们才意识到007竟然已到了知天命的年龄。如果说2006年的Casino
Royale(皇家赌场)成功地平息了之前人们对Daniel
Craig成为新一代007的质疑声,那么2008年的Quantum of
Solace(量子危机)则多少有些让人失望。但毫无疑问,四年后的Skyfall如同007系列中的一记最强音,在所有人心里深深地烙上了一个全新的有血有肉的James
Bond,用一种近乎完美的气势完成了它对007系列50周年的献礼,并用一种凯旋般的姿态劲扫全球影院,成为本年度最让人惊喜的电影。

Skyfall,This is the end.没有完结的终结,充满希望的萌芽——犹豫的蜕变。

最后讲点现在电影文化上的东西。毫无疑问,Bond老了,007也老了。现在的年轻男性观众他们不会再对007这样的老牌间谍动作片那么买账了,Bond也不再是他们的偶像了——于我,以及我所认识的人,毫无疑问我们更喜欢Jason
Bourne。观影之前我们曾经笑谈如果让Matt
Damon来演Bond会是什么效果,Bourne系列毫无疑问在新世纪重新定义了间谍动作片:Jason
Bourne才是新的男人心目中的男人,他冷静,低调,拳脚利落,
最重要的是他capable.没错,这点最重要:有能力做好一切事情,get the job
done.
Bond呢,看那段火车顶上的打斗就知道他已经老了,老到什么事都做不好的地步了——缓慢沉重,痛苦而无聊。不客气的说,这是八十年代的动作片风格,已经落伍了。
于是怎么办?男性观众已经觉得老人家很无趣了,那就向女观众卖好呗。邦女郎一晃而过跑了个龙套就领了便当,Silva和Bond在审问那一段基得没法说,还有新的Q博士也是腐女心目中的可爱的英国基佬的样子。于是007就用这种方式来吸引现在的女观众,反正腐女是现如今的潮流。
Q博士在美术馆里吐槽:“我早上起来穿着睡裤在吃早饭之前所干的间谍活动比你一年能干的都多”,翻译过来就是四个字:“灭此朝食”。Skyfall算是用吐槽来重新定义了一下新时代的007吧。

影片的开场摒弃了007系列传统的枪管螺旋线视角展开画面,直截了当把场景定格在伊斯坦布尔一个光线昏暗的房间里,打斗过的痕迹和一名血流不止的特工让人不难猜想到刚刚发生了什么。为夺回失窃硬盘,Bond与敌人在疾驰的火车顶上展开殊死搏斗。大家熟悉的Bond几乎是无所不能的,即使面对彪悍如大钢牙一样的对手他都能潇洒轻松地将其打倒,但Skyfall推翻了这一程式化的Bond,火车上的搏斗中,我们看到Bond跟敌人的僵持不下,也看到Bond额角因发力而暴起的青筋。

《007之大破天幕杀机》,乍听,脑海无限遐想。EMP君的幻想里,核战争一触即发。
而我闭上眼,默想,默念
Skyfall..Skyfall..空天一体的太空武器,漫天空降的伞兵,SU-30,T-50,F-22,F-35……第三次世界大战千钧一发。
 无限的遐想中,skyfall,是末世的窒息。
 事实上,skyfall并非天幕,不是一场阴谋,一场危机,不是一个武器,也不是一个团体。Skyfall是Bond出生的地方,也是情感世界的天崩地裂,瓢泼大雨。
  作为商业电影,007失败了。因为它缺乏大场面。而作为一部纯粹的电影来审视,也只会让人失望。因为,逻辑性和真实性太低了。而审查人员的删减也彻底让Skyfall丧失了商业元素,迷失了剧情方向。
  一切就像在Skyfall的云雾缭绕中,看不透,只能听与思。Let the sky
fall.闭上眼,默念默想,回忆中的片段闪现……
  让音乐穿透心灵,打通记忆的通道。往昔的记忆与荧幕的再现有机的结合……
  This is the end,at Skyfall.
  Skyfall,Bond出生的地方,阴影将临的地方,Skyfall是一切的起点。At
Skyfall,M结束最终的使命,Sliva结束痛苦的挣扎。
  Skyfall,一个无奈的终点。老牌间谍不再受到尊敬。年龄卡住了Bond的无所不能。间谍追杀已经不复,冷战已经结束,HongKong已经成为中国香港。走过半个世纪的老007不再所向披靡。脑海里,肖恩康纳利的绅士风度依旧透着来自上个世纪的松香。布鲁斯南的蓝眼睛依旧在记忆中放光。而如今,岁月夺走年轻人的专利,留下胡茬花白,面容消瘦,克雷格风流中更显沧桑。诺博士?海底城?太空城?黄金眼?如今,不再与高科技同行,而敌人也成凡人……
  最经典的一代M离开了,而最初的007也渐行渐远。但007的任务还要继续,会有新的M,会有新的Mr.Q,在Skyfall,一个时代悄然离开。冷战风格的谍战也许就此与007分道扬镳,007要面对的将是那些未知的敌人。而James
Bond不再无所不能,他是一个编号007的特工,手持跨越一个世纪的PPK,微型无线电,他别无他物,他只是一个特工。
  Skyfall,
没有完结的终结。一个新的开始,充满希望的萌芽。007醒了,007认清了自己。007系列也许不会再天花乱坠,不着边际了,毕竟他只是一个特工,他有过去,他会变老,他会失败,他会死亡。他没有什么超级武器,他只有一把过时的PPK和所谓的高科技产品,没有阿斯顿马丁超级战车,只有公务车。这是一个新的开始,一个有血有肉,站在21世纪的James
Bond。
  而蜕变确是犹豫的,Skyfall不忍舍弃商业电影的衣钵。不过一片好评下,它也许会真正的蜕变吧。毕竟,个人英雄主义时代真的过时了。
  当主角说着令人会心的台词,开着BMT
216A穿越苏格兰的独孤高速。心里只剩下无限的回忆和对未来的憧憬。

如果说Bond与敌人的这种痛苦僵持是我们未曾预料到的,那么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只能用“匪夷所思”四个字来形容:身在伦敦总部的M在听到协助Bond的Eve(Naomie
Harris)报告“两人都在射击视野内”时仍然下令开枪。这个至关重要的决定导致Bond中弹落水,硬盘随贼人消失。

   作为电影,007失败了。但它所酝酿的精神,足以震撼人心。它代表一个时代,一群演员甚至是整个英国,British
Empire。一个年暮的帝国,一群年暮的演员,一个年暮的传奇,在Skyfall写下自己的宣言——
   如今我们已经年老力衰
 再也不见当年的风采
 历历往事如烟
 岁月如冰霜命运多蹇
 常使英雄心寒气短
 但豪情不减
 我将不懈努力
 求索
 战斗到永远
真的很遗憾,当初只在意和EMP君吐槽了,未能深深的洗涤一回心灵,激荡一回深处的回忆。
如今,let the sky
fall的音乐和听证会的壮丽宣言交织在脑海,在Skyfall庄园毁灭的那一刻,火焰照彻的苏格兰上空回荡。
M颤抖的声喉,007穿梭在繁忙的伦敦,走向复仇之路的Silva
……一个渴望复活的帝国,一个老兵不死的传奇。
这就是Skyfall,令人失望的电影,却是字字掷地有声的国民级宣言。
We will stand tall
Face it all together
At skyfall

任务失败后,M为Bond起草讣文,而她心里也开始暗暗为自己起草“讣文”。毕竟时不我与,M老了,雪上加霜的是同僚Mallory(Ralph
Fiennes)通知她,“上面”可能因这次任务的失败召集一次针对她的听证会,奉劝她不如在事情还未搞到最糟的时候引退。

即使感到力不从心,在内心深处M还不想退居二线,尤其是在MI6被复仇者Silva(Javier
Bardem)炮轰这个节骨眼上,M不想以这样一种不光彩的方式离开MI6。Skyfall的另一大看点就是大反派Silva。以往007里的反派大多是些为财或为权而丧心病狂的家伙,但Skyfall里的Silva就是一个单纯的复仇者,他复仇的对象就是M和MI6。Javier扮演的Silva无疑是一个丧心病狂却又有着无穷个人魅力的家伙。让我印象特别深刻的一场戏里,空旷大厅的一端,Silva从画面中央一个小小的电梯门中缓缓走出,这便是他的第一次亮相。在这一段超过五十米的长镜头里,Silva悠闲地一面缓缓踱步,一面温和地道出他的开场白。这是很让人吃惊的镜头,导演敢于分配给Silva将近五分钟的时间来“慢悠悠地”探讨自己的“心路历程”。谁都知道在这样一部紧张刺激的动作片里这种慢节奏的“五分钟”无异于给观众催眠,但Javier精湛的演技不仅没让观众感觉这段戏枯燥乏味,相反,Javier把这段独白演绎成了一场安静缓慢却暗流汹涌的精彩独角戏。

其实从Casino Royale开始,最不苟言笑、最硬汉的Daniel
Craig便开始给模式化已久的007“生肌长肉”,塑造出了众多Bond中最侠骨柔肠的一位,在有意或无意之间敞开心门让我们了解他的过去、情感以及他背后的故事。Casino
Royale里Bond真心爱过的女人Vesper Lynd(Eva
Green饰)死的时候Bond脸上痛苦到让人揪心的表情暗示他应该是哭了,但当时两人同时沉在水下观众看不到他的泪水。而Skyfall这次,Bond的泪水虽然很快被他背影的镜头切换过去,但观众仍然能看得一清二楚。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陪伴我们50年岁月的007系列影片拍到如今已经是第23部,但是否有人曾经关注过Bond的过去?我们是否曾经想要知道Bond的童年、少年、青年时期所经历过的事情?至少直到这一集,我才知道原来Bond是个孤儿。

影片结尾处,Bond在飘扬着大不列颠国旗的屋顶上以极酷的站姿俯视伦敦。时间静静流淌,仿佛没有什么能改变这座古老的城市,多一个人不会,少一个人更不会。阴霾天幕下,只有英雄毅然挺立。

Eve递给Bond一个盒子。Bond打开,发现里面是一直摆在M办公桌上的那个印有英国国旗的牛头犬摆件。枪伤后回归的Bond在MI6临时总部M的办公室里就看到过这个牛头犬,当时他打趣地说“整个MI6都被轰上了天,可这个小破玩意儿竟然完好无损”。此时再看,摆件是碎了以后再粘起来的,牛头犬布满褶子的小肉脸上分明顶着一道清晰的疤痕,但那大不列颠式倔强的表情却有增无减。

Skyfall的导演Sam
Mendes*一方面“残忍地”放弃了007系列里本应出现的很多东西:没有了高科技武器,没有了最新款拉风战车,没有了Bond不变的潇洒派头,插着绿橄榄的Martini变成了瓶装啤酒,就连与邦女郎缠绵的场面都被压缩到短得不能再短。而另一方面,导演在Skyfall里增加了些什么?老式的阿斯顿马丁(DB5型,曾出现在《金手指》一集里),人迹罕至的古堡,还有Bond的力不从心和眼泪。预立先破,导演就是利用这些元素跟观众玩了一个高明至极的心理游戏:他先花了影片前半段的时间跟观众说“醒醒吧,你们爱的Bond不是superhero,他跟咱们一样会被打败,不是被敌人就是被年龄”。当人们因此跌入惆怅莫名的情绪时,他又用影片后半段的时间告诉大家“但,Bond还是英雄,因为他不会被‘自己’打败,他能在别人都会选择放弃的时候选择坚持”。

凡事,存在必有其因。007如同不死鸟一般活了50个年头也自有他的道理,只是在今年,我们看得分外清晰。之前的22部007告诉人们英国有个MI6,MI6里有一个代号007的帅哥特工,无坚不摧,无往不利,而Skyfall却告诉人们,地球上有一个地方叫大不列颠,那里的人骨子里有种可以击败一切的倔强,而这帮人的代表人物
叫Bond,James Bond。

*Sam Mendes,曾执导过《美国丽人》,《毁灭之路》,《革命之路》等影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